• 欢迎来到美国APExBIO中文站,专注小分子抑制剂、激动剂、拮抗剂及化合物库!

 


加 微 信 得 红 包
ApexBio
Search Site
相关产品
GSK621AMPK激动剂

GSK621

产品编号:B6020
ApexBio 的所有产品仅用作科研,我们不为任何个人用途提供产品和服务
规格 单价 库存 订购数量
5mg ¥1,390.00 10-15 工作日发货
25mg ¥4,890.00 10-15 工作日发货

电话: 021-55669583

Email: sales@apexbio.cn

全球经销商

Sample solution is provided at 25 µL, 10mM.

引用文献

1. Leeanna El-Houjeiri, Elite Possik, et al. "The transcription factors TFEB and TFE3 link the FLCN-AMPK signaling axis to innate immune response and pathogen resistance."bioRxiv. 2018 November 6.

质量控制

质量控制和MSDS

批次:

化学结构

GSK621

相关生物数据

GSK621

GSK621 Dilution Calculator

Concentration (start)
x
Volume (start)
=
Concentration (final)
x
Volume (final)
 
 
 
C1
V1
C2
V2

calculate

GSK621 Molarity Calculator

Mass
=
Concentration
x
Volume
x
MW*
 
 
 
g/mol

calculate

化学性质

CAS号 1346607-05-3 SDF Download SDF
化学名 6-chloro-5-(2'-hydroxy-3'-methoxy-[1,1'-biphenyl]-4-yl)-3-(3-methoxyphenyl)-1H-pyrrolo[3,2-d]pyrimidine-2,4(3H,5H)-dione
SMILES COC1=CC=CC(C2=CC=C(N3C(Cl)=CC(NC(N4C5=CC=CC(OC)=C5)=O)=C3C4=O)C=C2)=C1O
分子式 C26H20ClN3O5 分子量 489.91
溶解度 Soluble in DMSO 储存条件 Store at -20°C
物理性状 A crystalline solid 运输条件 试用装:蓝冰运输。
其他可选规格:常温运输或根据您的要求用蓝冰运输。
一般建议 为了使其更好的溶解,请用37℃加热试管并在超声波水浴中震动片刻。不同厂家不同批次产品溶解度各有差异,仅做参考。若实验所需浓度过大至产品溶解极限,请添加助溶剂助溶或自行调整浓度。

实验操作

细胞实验 [1]:

细胞系

MV4-11、OCI-AML3、OCI-AML2、HL-60、Kasumi、HEL、UT7、NB4、TF-1、KG1A、Nomo p28、SKM-1、U937、YHP1、MOLM-14、Mo7e、K562、MOLM-13、EOL-1和SET-2细胞系

制备方法

该化合物可溶于DMSO。若配制更高浓度的溶液,一般步骤如下:请将试管置于37 °C加热10分钟和/或将其置于超声波浴中震荡一段时间。原液于-20 °C可放置数月。

反应条件

30 μM;4天

实验结果

在20种细胞系中,GSK621抑制所有20种细胞的增殖,其IC50值范围为13 ~ 30 μM,同时促进17种细胞系凋亡。

动物实验 [1]:

动物模型

携带MOLM-14细胞异种移植瘤的小鼠

给药剂量

10或30 mg/kg;腹腔注射;每天2次

实验结果

在携带MOLM-14细胞异种移植瘤的小鼠中,GSK621(30 mg/kg;腹腔注射;每天2次)抑制白血病发展,并显著延长存活期。

注意事项

请于室内测试所有化合物的溶解度。虽然化合物的实际溶解度可能与其理论值略有不同,但仍处于实验系统误差的允许范围内。

References:

[1]. Sujobert P, Poulain L, Paubelle E, et al. Co-activation of AMPK and mTORC1 induces cytotoxicity in acute myeloid leukemia. Cell reports, 2015, 11(9): 1446-1457.

产品描述

GSK621是AMP活化蛋白激酶(AMPK)的有效特异性激动剂,其在细胞系中IC50值范围是13 到30 μM[1]。

AMPK是丝氨酸/苏氨酸激酶,是一个异源三聚体,它是细胞能量的传感器,调节多种细胞代谢通路。AMPK的激活使乙酰-CoA羧化酶(ACC)的磷酸化失活,并因此抑制脂肪酸的生物合成。AMPK的激活也抑制了基于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点复合物1的蛋白质合成。AMPK还促进自体吞噬、脂肪酸氧化、葡萄糖摄取和糖酵解[1]。

在细胞中,与A-769662相比,在ACC磷酸化水平上,GSK621在激活AMPK的基础上表现出更多的潜能。在MOLM-14细胞中,在诱导两个直接的AMPK底物ULK1(S555)和ACC(S79)的磷酸化方面,200 μM的A-769662与30 μM GSK621具有相同的效能。AMPKαT172的磷酸化是AMPK活化的标记物,在AML细胞系(OCI-AML3、HL-60和MOLM-14)和原始AML样品中,AMPKαT172的磷酸化显著增加,GSK621可以诱导ULK1(S555)和ACC(S79)的磷酸化[1]。

在异种移植MOLM-14细胞的动物中,30 mg/kg GSK621腹腔注射,每日两次,与10 mg/kg GSK621每天两次以及空对照组相比,白血病生长减少,存活显著延长。这些结果表明,细胞凋亡的诱导和ACC S79中磷酸化的增加与AMPK的活性增加相关[1]。

参考文献:
[1].  Sujobert P, Poulain L, Paubelle E, et al. Co-activation of AMPK and mTORC1 induces cytotoxicity in acute myeloid leukemia. Cell reports, 2015, 11(9): 1446-1457.